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生命中最短的半小时  

2008-03-26 20:43: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入院三天,查出患有腹主动脉瘤,而且有破裂的迹象,立即被送进ICU——重症监护室。当ICU的铁门无情地关上时,一向自认为冷静自持的我,却抑制不住眼里的泪水。

 了解ICU是在前一天的晚上。夜已深了,我还在父亲的病房外面守候着。虽然请了护工,但父亲的热度还没退,我还是不敢回家。病房里空间太小,我的轮椅在里面很妨碍别人,就只好在走廊里徘徊。我看见一个男人蹲在地上哭,泪水在满脸的胡子茬里肆意流淌。我递给他一张纸巾。他说他的母亲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病情危重,可现在他想看看都不能够。他指给我看重症监护室的探视规定。我才知道,住进那里的病人每天只有下午2:30—3:00的半个小时里才可以和亲人见面,每次只能见到一个人。这事真是太荒谬:亲爱之人生离死别,本应多多陪伴,每天却只有区区半小时的相聚。最需要亲人抚慰的病人在却被隔绝在铁门之内,独自面对病魔的摧残折磨。我陪着他叹息了一阵,劝他说既然现在不准探视,呆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不如回去等明天,在规定的时间里看望就是了。他说他不能离开母亲,母亲也离不开他,他在这里离母亲能近一些。ICU的铁门上有一块毛玻璃,他不时地走到那里向里面张望。我问他能看到什么,他说什么也没看见,可他还是满怀希望地望着。我同情着他的愚,也感动于他的拳拳孝心。回到病房,我久久地抚摸爸爸的额角,面颊,感到自己的幸运,随时可以陪伴着父亲,想为他做什么事都可以做,一切还来得及。

 想不到仅隔一日,自己的父亲也住了进去。院方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手机二十四小时开通。然后让我们第二天在规定的时间前去探视。

 父亲从生病时起,身边就一直有儿女陪伴,现在突然让他孤伶伶一个人躺在床上不让动弹,呼儿不应,叫女不灵,他该是怎样的愤怒和恐惧啊。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下午两点半,可以进去探视了。铁门打开了一条鏠,一个护士站在门外守着,每个病人家属一次只能进一人。而我们这次来了六七个人,有父亲单位的领导和几位亲戚,算了一下,每人只有不足五分钟的时间。探视的人们都要省时间,快点进去,就争先恐后地挤到前面穿罩衣,戴鞋套,门口乱作一团。进去的人无暇旁顾,直奔自己的亲人,接着响起了带着哭腔的呼唤,压抑的呜咽,幽幽的诉说,急急的嘱咐,恋恋不舍的告别。他们说话的对象基本没有回应,有的昏迷不醒,有的虽然有意识,却戴着呼吸机,不能说话。只有我父亲是清醒的,能说话的。我们却被告知不能和他多说话,不能让他激动引起血压波动。几分钟,只够喂他吃几口水果,说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外面的人还在催着,只好一步三顾地出来换人。

 从那时开始,每天的下午两点半到三点,是我们ICU家属最盼望,最珍惜,最紧张的时候。许多人知道,这半小时的守候也许就是今生最后的相聚,出来的时候都是眼圈红红的。

 让人窒息,让人心碎,让人绝望的半小时,却恨不能让它长些,再长些。ICU里的表走得似乎比别处快,每看一眼都让人吓一跳,真想找个东西砸向那张冷漠的脸。

 2:00――3:00,生命中最短的半小时。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