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两个人的房间(就这样被口哨征服之三)  

2007-10-15 21:18: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老孟私聊最多。老孟平易近人,没有架子,从不以势压人,所以我就喜欢逗他玩。有时还要讨论,甚至争论一些问题。

老孟性急,不耐排麦,一见人多就不排了。一次,我说温馨房间没人排麦,让他快去。他过去一看,前面已排了八个,气得他用小锤直劲敲我的脑袋,大呼上当。可既然来了,就不能马上就走,他只好耐着性子排麦,吹了一曲。为听他一曲口哨,竟然还得用计,只因太爱听了。

有一次,我们谈论音乐欣赏问题,他说音乐不必听懂,好听就行。我说不听懂怎么会喜欢呢,我听音乐,需要借助文字才能弄懂内容,有歌词的一定要找来参考。只有懂了的东西我才喜欢。他从专业的角度循循善诱,我从乐盲的立场据理力争。最后,他先树了白旗,发给我一个哭脸,无可奈何地说:“我和你说不清了。”一副秀才遇见兵的样子。

有一段时间,老孟总吹新曲,吹几次就又换新的,往往是一个曲子刚听出点眉目,他就不再吹了,大有一去不回头的意思。他说一个曲子顶多吹三遍,再多就没人愿意听了。我说不然。以我为例,初次听到的音乐都没什么印象,听得多了,才能渐渐喜欢。我请他照顾一下我这样低水平的听众,花点时间培养我们。为了引起他的重视,每次他吹新曲,我都大泼冷水,告诉他“听不懂”,“没感觉”,弄得他好失望。

那一天,老孟问我到底想听什么曲子,他要满足我的一切要求。我说要听怀旧的,我想借此证明有些人对有些歌是百听不厌的。他说在大房间里不能吹这种曲子,别人不爱听,就把我带到一个上了锁的小房间里。

那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上了麦,问我:“说吧,想听什么?”我一时倒没了主意,想不起应该怀的什么旧。他就打开他的歌曲目录从头给我念。说:“喜欢的就给我打个1。”他念得很快,等我打1时,他就念过去了。这样折腾了几次,他不耐烦了,就从头给我吹,从《大海航行靠舵手》到《国际歌》,甚至我从未听过的歌也被我怀旧了一次。整个一下午,他不知疲倦地吹,我也忘乎所地的听。因为同龄,许多回忆都是相同的,我们一起回到了青少年。

直到暮色降临,我才猛然想起,正在住院的父亲还在等我送晚饭呢。赶紧告诉老孟,我有事要走。做饭已经来不及,我只好买点现成的,连滚带爬地跑到医院,被饥火难耐的老爸好一顿臭骂。

从此,在老孟那里不再提起怀旧二字。该怀旧的都怀了,不该怀的也怀了。那两个人的小房间也成为新的怀念。从此,只好耐着性子,乖乖地听他的新曲,慢慢喜欢那陌生的旋律。他赢了。

热情的、性急的、执着的、诚恳的老孟就是这样强行让我喜欢上了神秘园和雅尼。

不过他也不是一劳永逸,我还是时常高举无知的大旗,挑战孟老师的专业观点。

与老孟逗,其乐无穷。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