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写在母亲节  

2007-06-06 18:36: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母亲节,街上流行康乃馨。手捧鲜花的年轻人脸上带着幸福的笑。

我把一朵康乃馨放在母亲的照片前,任泪水肆意地流,一句话在心里撞击,发出串串回音:“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去了……”

前些年流行过一首歌叫《妈妈的吻》,我很喜欢唱。每次唱到“吻干我脸上的泪花,抚慰我那幼小的心,妈妈的吻,甜蜜的吻,让我思念到如今。”时,就特别想问母亲:“您吻过我吗?”在我的记忆中,被母亲吻的感觉很模糊。

从小我就知道母亲有病,她不能抱,不能背,也不能吻我。她的肺病很严重,总是住在结核病医院。她怕传染了我,很少让我去看她。娘俩见面时,都要捂上大口罩,相互离得远远的。从那时起,母亲的病就时重时轻,一直没好利索过。坐在妈妈怀里,一直是我梦想不到的事情。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母亲靠得很近。那时,同龄的孩子都报名入学了,我却因为腿残不能走路上学,在家急得直哭。母亲坐到我的身边,拿起课本一字一句地教我读书,手把手地教我写字。我读的第一本小说《欧阳海之歌》就是趴在妈妈的腿上读完的。可是,很快,我就会查字典了,能独立看书了,妈妈就又把我推得远远的,让我自学了。

还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害怕妈妈,总是躲到她看不见的地方,因为她逼着我练习走路。她把我弯曲的双腿捆上夹板,给我两支拐杖,硬让我扭动着不听使唤的双腿向前迈步。对于我的哭闹反抗,她毫不怜惜,坚决地说:“我决不能让你像狗一样地爬着过一辈子。”在母亲严峻目光监视下,我战战兢兢地迈出了人生第一步,学会了站着走路。

有一次,我在家里很闷,就把门打开一道缝,偷偷望着门外那些玩耍的孩子。不料门缝开得大了些,孩子们发现了我,就好奇地围了过来。我连忙关门,可是晚了,他们在外面齐心合力地拽住了门。我恐怖地大叫妈妈救我。母亲来了,却没有赶走那些淘气的孩子,反而敞开大门,让他们进来玩,任凭他们围着我讨论那两条畸形了的腿。妈妈说,你不能永远躲在家里不见人,你必须学会和别人相处。好在孩子们研究了我的腿之后再没发现其他可疑之处,也就不再问东问西,自自然然地和我玩在了一起。试想,如果当时妈妈怕我难堪,受欺负,把那些孩子赶走,关紧大门,再拉上窗帘,把我严严实实地保护起来,那么我的童年是多么的寂寞和孤独!

在生活中,母亲从不把我当作一个需要照顾的残疾人,只要我自己能做的事,她决不代劳。她总是说:“妈妈随时都会离开你,你得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没有妈妈你也得活下去。”看到有的残疾人被父母保护得风雨不透,照顾得无微不至时,我常常自叹命苦,觉得母亲对我有点太严厉了。

一天我在公园里看到一对母子在玩浪桥。是孩子的惊叫吸引了我的注意。只见母亲将三、四岁的孩子放到浪桥上。浪桥晃晃荡荡,颤颤悠悠,孩子站立不稳,吓得死死地抓紧母亲的手,要往母亲怀里扑。可母亲坚决地把他推了回去,并抽回了手。那孩子见母亲的手就在前面不远处,就大着胆子走近一步,那手又远一点,再走一步,又远了。就这样,一步又一步,孩子走过了浪桥。孩子跳下地后欢呼起来。他兴奋地跳上跳下,走了一遍又一遍。

孩子的情绪感染了我。不依靠母亲,自己的路自己走,这是多么值得自豪的事情啊!我很赞佩那位聪明的母亲,她懂得爱孩子最好的方式就是放飞,让孩子能够从自己的努力中获得成功的快乐。我也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她所做的不正是把我放在浪桥上并抽出手,让我自己去体验艰辛并享受成功吗?

噢,妈妈,我为什么还要问你是否吻过我呢?当你教会我自学的时候,当你训练我走路的时候,当你把孩子们召进家门的时候,我应该知道,你吻过我。你没有吻干我脸上的泪花,却教会了我坚强自立;你没能背过我,抱过我,却让我能够堂堂正正走在人生路上,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然而我还是问了。你嗔怪地说:“不害臊,怎么好意思问。”眼圈却慢慢地红了。噢,母亲,你以你多病的躯体承载了我的不幸,你只能用你独特的方式爱着我,这其中有多少无奈多少辛酸,你却从来不说。而我千不该,万不该啊,居然问出这样愚蠢的问题。

当你远离我的时候,女儿没有呼天抢地,寻死觅活,因为你已经给了我足够的力量,在没有你的时候独自走完人生的旅程。只有这时,母亲,我才知道你的爱是多么深远,才知道自己身上印着一个母亲最深沉、最明智、最甜蜜的吻。

而我,给母亲的唯一的吻,是在她已经冰冷的脸上。她从女儿身上得到的温情,实在是太少,太少。母亲喜欢看我写的文字,觉得不错,就要拿给亲戚朋友看。她这样张扬,让我很反感,于是就把抽屉上了锁,片言只语也难到她手里。作为语言教师的母亲,却看不到自己女儿的文字,对她是怎样的折磨啊。如今,那些破烂纸片被我扔得到处都是,没有人愿意瞅上一眼。母亲啊,只有在你的眼里,女儿的文字才有价值,才是优美动人的。也只有女儿的文字才会让你感到自豪的安慰。可是当时的我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些呢?

这篇文章是献给你的,母亲。请你给批一个分数,再写上几句鼓励的话,就像多年前一样。女儿还会写下去,好好地写,不停地写,我知道,只有这样才会让你露出欣慰的笑容。

安息吧,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