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公猫老白  

2007-04-01 20:49:5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猫老白

      老白不老,只有一岁半。生性风流,未满一岁就开始追蜂扑蝶,沾花惹草。看到窗外有母猫的身影,就馋涎欲滴,蠢蠢欲动。为尊重猫权,我只得把窗子开个缝,让它自由出入。
初冬以后,窗子不能总开着,老白的自由受到了限制。它十分地不满,有时不吃不喝以示抗议,并常在深夜里凄声长号,不知者以为我在虐猫。
      门内温暖如春,有吃有喝,门外冰天雪地,寒风凛冽。可是一开门,它总是不顾生死地往外冲。
每次放它出门,我都很担心,怕它想回家时进不了门,在外面忍饥挨冻。虽然朝北的窗子一打开风就往屋里灌,也得尽量开着,等它回来。时间一长,屋里冷得象冰窟,只好关窗。又怕它在门外等得太久,就时不时地开门呼唤几声。经常是在半夜三更,月黑风高,我家房门轻轻打开,一声低低的唿哨,一个小小白影窜进屋内,门又轻轻合上。颇有夜半偷情的嫌疑,又好像是特务接头。真是没办法,猫谈恋爱我受罪啊。
      还好,严寒的冬季总算熬过去了,天气渐渐转暖,窗子可以常常开着了。可老白居然安分了许多,不往外野跑了,吃饱喝足就在家闷头睡觉。是改邪归正,还是情场失意了?我检查了一下它的身体,耳朵上有个血点,鼻子上有条划痕,这都不算什么。老白年轻体健,勇猛善战,这一片的野猫都不敢和它放对。偶尔遇上个外来的挑衅者,它也总是浴血奋战,驱敌于国门之外。就算伤痕累累,它也会把尾巴高高撅起,迈着方步,勤奋地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可眼下却是一付急流勇退,与世无争的模样,真让人有些疑惑。
      不过,我还是大大地松了口气,晚上能睡个囫囵觉了。
然而轻松了没几天,邻家给野猫送食的大婶过来聊天,她指着小仓房上正在闲逛的母猫小白说:“看,肚子大了,又怀崽了。是你家老白干的。”我可不想认帐,说:“外面那么多公猫,怎知是我家猫干的?”她说她看见的,冬天那会儿它俩总是出双入对,棒打不散。可那也不证明那肚子里的东西就是俺老白的啊。那小白年轻貌美,风情万钟,整日价在小房上招蜂引蝶,哪个公猫没有想法啊。怎么就该俺家老白负责呢?大婶说:“附近就你家一只白猫是公的,要是下了一窝小白猫,不是老白是谁的?”得,赖不掉了。
      那小白也很有讨个说法的意思,常常上门来讨东西吃。平时见到我也总是“喵喵”叫几声,以示亲热。我也无奈地做起了猫婆婆,对它的生活有了牵挂,不是扔条鱼,就是扔块肉,虽然还不知它肚子里的小家伙是白还是黑。
      又一天,一只黑黄杂花的小母猫跑我们这里就食,邻家大婶又说这也是我家老白泡过的妞儿,肚子里也有了。这一次,我坚决否认:“不可能!要说搞了小白,那有点道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我家老白和小白金童玉女,倒也相配。你说的那个小破猫,丑得你像鬼,俺家老白怎么可能看上?”这回我是可以抵赖的,这么黑这么黄的猫,决不可能生出纯白的小猫。除非做DNA检查,谁也闹不清谁是孩子的爹。可万一生出个白色的呢?我又在心里打鼓。
怪不得老白这会儿在家呆得那么安稳,原来一妻一妾都已搞定,就等着当爹了。它可不知道惹了多大麻烦。
      想到要为那么多的猫子猫孙的命运负责,我就发愁,恨恨地指着老白的鼻子说:“再敢出去乱搞两性关系,看我不阉了你!”它并不知道这话有多么凶险,只是缩着脖子,闪着眼看着我,以为藏个地方眯一会暴风雨就会过去。
      有人说对待猫狗的恋爱问题,最人道的办法是给它们做绝育。可是合乎猫道吗,合乎狗道吗?我不知道。猫知道,狗知道,只是不能说。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