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我家有头淘气猪  

2007-12-15 18:40:0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十年代初,我们家下放到庄河农村。城里孩子孤陋寡闻,我见到什么都新鲜。房东的院子里,躺着一只半大猪,吃完就睡,从不劳动。我很愤慨,就问人家“那个家伙怎么不干活?”人家告诉我它是特意养着吃肉的。可我还是不明白,牛马驴的肉都好吃,它们不是也在干活吗?我也想有一头猪,让它干完活再吃肉。那时我双腿残疾不能和别的孩子一样上学,我想让它拉个小车送我上学去。我把想法说了出来,听到的人没有不笑的。他们说,猪要是不懒就不肥,明年一年就没有油水,炒菜就不香了。原来猪的懒惰是有道理的。

不久我家就有了一头猪。因为要赶上过年吃肉,就买了当地人的一头半大猪。有懂行的人说我们上当了,这只猪不会再长多大了。正常的猪是先长身架再长肉,这么大的猪应该是苗条细长,而我家的猪却矮小粗短,没长开的样子。没办法,将就养着吧。为了吃它这点肉,我们恭恭敬敬伺候着它。接着它的另一个特点也暴露出来了,它会跳高,会长跑。猪圈形同虚设,它一个高就蹦了出来,撒腿就跑。我父亲提着棒子追猪,人喊猪叫,奋勇争先的样子,成为村中一景。有一次父亲怒不可遏,一棒打中猪腰,它的两条后腿立刻就不能动了,可它并没有倒下,拖着后腿还是跑,跑着跑着,后腿又好用了,飞跑如故。看到的人说我们真幸运,如果它不跑的话,这猪就瘫了。

总算盼到过年要吃肉了,我却有些不舍,跟父亲说它还不肥,别杀了。父亲说这么能跑,永远肥不了,杀。

那天早晨,要杀猪了,我把家里所有的被子都捂在头上,两手紧紧堵住耳朵,不想听到惨叫声,可还是听到了。那个屠夫技术不高,捅了十几刀才找着心脏。它的惨叫尖利,悠长。

那叫声一直在我耳回响,吃肉的时候,觉得味同嚼蜡。我们一家和左邻右舍饱吃一顿之后,还剩一点肥肉和一个猪头。我们把肥肉腌在小坛里,指望吃它一年。猪头就挂在绳子上冻着,正月里慢慢吃。那猪头的嘴巴总是张着,像是在狂笑。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