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爱的珍珠  

2007-12-13 23:25:2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深处有一串珍珠,那是奶奶临终前托人带给我的。只是一捧普普通通的串门帘用的彩色玻璃珠,对我却比珍珠更贵重。

      小时候,我住奶奶家,因为双腿瘫痪,不能出去,只好在家里淘气。奶奶门上的珠帘就常常被我扯散,珠子滚得到处都是,我再满地爬着去找。珠子越丢越少,门帘越来越短,最后再也串不成帘了,剩下的珠子被奶奶小心地收了起来。现在回想,奶奶的心爱之物也就是这点东西了。但我从未因弄坏了门帘而挨打。奶奶常常摸着我的残腿流泪,怎么舍得打呢?这串五彩晶莹的珠子,哪一颗不是凝结着奶奶慈祥的爱?

      那颗碧蓝的,蓝得象海。听人说海水对我的腿有治疗作用,奶奶就天天背着我去海边,在海水里洗,在沙滩上晒。海边的烈日烤皱了奶奶的脸,海边的热风吹焦了奶奶的白发。我抚摸过吗?我梳理过吗?只记得我曾趴着奶奶被压弯的背上哭闹,因为没有玩够而不肯回家。

      那颗澄黄的,是挂在老槐树上的月。夏秋之际的夜晚,微风徐徐,枣香淡淡。我坐在奶奶的怀里,听她讲古老的故事。有时邻居送来几个时新的水果,奶奶总是全塞给了我,她自己从来不舍得吃,总说她不馋。那时我只是奇怪,为什么奶奶会不馋,却想不到把好东西送进她嘴里让她尝一尝。东西吃完了,故事听完了,我把手伸进奶奶的怀里,慢慢睡着了。老枣树下的梦啊,从来没有风雨。

      那颗晶莹透明的,可是奶奶思念孙儿的泪吗?文革期间,爸爸正在挨整,罪名之一是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我离开了奶奶,她也不敢常来看我们。有时夜里偷偷来,天没亮就悄悄走了。每次来都忘不了给我带几样好东西――几把红枣,几穗嫩苞米,还有给小布娃娃的小鞋――蓖麻籽的壳。至今我也想不起来最后一次和奶奶见面的细节。只记得分手时我还睡在床上,听见说奶奶要走了,仅仅睡眼朦胧地说了一声“再见”,甚至没有仔细看她一眼。我怎么知道这就是永别!没能为奶奶擦一擦泪水,没能为奶奶理一理白发,就这样让她走进了无尽的黑暗。听说那一夜,奶奶迷路了。在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她找不到回家的路。她后来被人送到了姑姑家,再也没能走出家门一步。她随着姑姑一家去了农村,不久就在那荒凉的山村里去世了。 

      奶奶走了,留下了一串美丽的珠子,这是她全部的慈爱和财宝。她是带着遗憾走的。她本该带走我的爱呀,如果那时我再长大一些,再懂事一点。哦,奶奶,我想再给您串一挂美丽的珠帘,我想为您捶一捶腰腿,我想买来一大堆水果点心堆放在您的面前,对您说:“奶奶吃吧。我不馋。……”这一切现在才想起去做,已经太晚太晚。纵有千般思念万声呼唤。奶奶也不会知道了。哦,奶奶,我该怎样回报您的爱?

      后来,由于多次搬家,那串珠子再也找不到了。年少的我为此痛哭过,那是奶奶留给我最后的礼物。长大后我渐渐明白,世上每个人都有一串记忆的珍珠,每一颗珍珠都有一个爱的故事。奶奶的珍珠没有丢失,我常常在泪影中把它们一颗颗串缀起来,不仅是为了珍藏,更是为了赠予,赠予那些我热爱着的人们。奶奶,这不正是您希望我做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