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我们叫红领巾”  

2006-12-22 20:18:4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叫红领巾”

那一年冬天的雪下得特别大。雪后,几次艳阳朗照,几次朔风劲吹,几个回合下来,雪都变成了冰,把路面紧紧地包裹了起来。走在这样的路上,人人都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

那天我摇着手摇车从儿童公园向北走,一路下坡,我拉着闸,慢慢往下溜。突然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戴红领巾的孩子气喘吁吁地追上了我。

“阿姨,我们来帮助你。”说着就帮我推车,跑得飞快。我大惊,死死拉住闸,告诉他们别推,那样危险。他们脚步稍慢了一会儿,不久,又快了起来。我告诉他们,这是下坡,不用推,车子自己就滑下去了。我谢绝了他们的帮助,想要自己慢慢走。

他们站在那里,面面相觑,一副失望的样子。但只是片刻功夫,他们又追上了我。恳切地说:“阿姨,你就让我们帮一次吧!我们这么多天就找到你这一个残疾人,不帮助你,我们做好事的计划就完不成了。”

“什么,计划?”我很好奇。

“是啊,计划,一个秘密计划。我们小队决定要帮助一个残疾人,为他做好事,还要不留名。”孩子们自豪地告诉我,冻得红红的小脸上闪着光。

面对这样一颗颗赤诚稚嫩的心,我怎能忍心再拒绝?就这样,我死劲拉着闸,他们死劲推着车,我们一起在雪地上行走着。

孩子们告诉我,大连市的“红领巾帮残助残活动”搞得可好了,全国都在大连开了会,宣传了好多先进事迹。他们也在学着做,而且还要做得更好一些。他们问我家住在哪里,他们要把我送到家,要帮我买煤,打扫卫生。

考虑到我家离这还远,天寒路滑,车水马龙,孩子们来回非常危险,我决定不能让孩子们一直跟我到家。于是我指着附近的一处房子说我到家了,让他们不要送了。他们坚决表示,好事做到底,一定要把我送进家门。我只能继续撒谎说,钥匙忘带了,要等家里人回来才能进家。他们还是毫无退意,记下了门牌号,准备以后上门服务。我无可奈何,只能撒了一个更大的谎:“对不起,孩子们,我已经被另外一个小队给包下了,他们天天都来帮助我。”

“啊?!”孩子们大失所望,呆住了。

我说:“你们为残疾人做好事,是很高尚的行为,应该受到表扬。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是哪个学校的,都叫什么名字?”

“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有什么好说的。”他们还没有从失望中走出来。

“不,你们做了。你们给我送来了春天的温暖,你们让我知道雷锋又回到了人间。这是你们为我做的最了不起的事。”

“啊,是真的吗?”他们有些将信将疑,但最后还是忍不住绽开了笑容。

我又问他们各自的名字。他们像是早有准备似的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叫红领巾。”说完,就一溜烟似地跑远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当时的孩子们也都长大成人了。他们的那个秘密计划是否已经完成?或许现在还在秘密执行?我都无法知道。但是我相信,他们胸中那颗曾经稚嫩的爱心一定长大成熟了。

最近有机会翻阅了残疾青年协会的一些文件,从中看到这样一则新闻:

198792325日,国家教委、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在大连首次成功地召开了关于在少年儿童中进行社会主义人道主义教育协调工作会议。除主办单位的领导外,北京、上海、大连三个先行城市和辽宁省相关部门负责人,以及首都新闻单位记者,共计108人出席、列席会议。会议期间,与会者考察了与北京西直门二小结为“姊妹学校”的大连盲哑学校,深入开展“把温暖送到残疾人身边”活动的育红小学、群英小学,常年接送双目失明工人上下班的黄河路小学等开展红领巾助残活动的先进单位,给予高度评价……

读着这些文字,当年冰雪路上的那一幕又在眼前浮现,同样的暖意又流过心田。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