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我的摇篮曲  

2006-12-22 20:15: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摇篮曲

提起作曲家郑建春,人们自然会想起他写的那首《摇篮曲》。在我的笔记里,珍藏着他为我谱写的一首歌——《轮椅上的少女》。我常常吟唱着它,做我的文学梦。它是我成长的摇篮曲。

那是在19881月,大连市群众艺术馆举办了“强者之歌”歌词创作笔会。为了提高我们几个残疾青年作者的创作质量,艺术馆请了几位知名作老师来指导我们修改。我们共同生活了一个星期。几位作家中年纪最大的是郑建春老师,但最像年轻人的也是老师。记得当时他头戴针帽,身穿皮夹克、牛仔裤,脚蹬旅游鞋,神气又潇洒。他对我们说:“老人也算是残疾人,也有各种障碍,你们要正常化,我们要年轻化,咱们都得努力啊。”几句话就把我们的心拉近了,我们简直把他当作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他看到我们行动不便,就主动来到我们的房间,坐到我们身边来随时为我们解答疑难问题。他从不轻易否定一篇稿子,总是千方百计地帮助修改。因此,不管多糟的稿子我们都敢拿给他看。仿佛他有什么“点金术”,寥寥数语,往往能使一个稿子起死回生。

歌词写好了,为了让我们早一点唱出自己的歌,他又尽快地谱好曲子,亲自唱给我们听。我的《轮椅上的小姑娘》被他修改后谱成了歌曲《轮椅上的少女》。他边唱边改,不时地问我满不满意,然后又一句句教我唱。当我含着热泪第一次唱起自己的歌曲时,内心的激动是无法言表的。

那朝夕相处的几天令人终生难忘。几乎每个晚上,我们都要一起唱歌。每当老师拉起手风琴,那些熟悉的令人热血涌动的旋律响起来的时候,我们就情不自禁地跟着引吭高歌。一时间大家觉得自己那么年轻那么有活力,心中充满了创作的激情。短短几天里,许多人不仅修改了原来的稿子,还创作了许多新的作品,这和当时那种热血沸腾的气氛是分不开的。

几年以后,在街上,我又遇见了老师,他问起我是否还在写歌词。我觉得很惭愧,告诉他自己没能继续写下去,这些年只为生计奔波了。他鼓励我不要灰心,不要放弃自己的理想,并告诉我,在他新出的作品集里收入了我们共同创作的那首《轮椅上的少女》。他说要把书送我一本,下次见面时给我。

下次见面是在医院里,他生病了,很憔悴。我没提书的事,我想等他身体好时再说。我只是告诉他,我在努力地写,为了不辜负他的期望。他很高兴,让我把稿子拿给他看看。       

我充满希望地等待着再次和他见面,可想不到的是,我再也没有机会了。我在报上得知了他去世的消息。我再也不能向他请教了,他答应我的那本书也见不到了。我能留下的,只有他为我谱曲的那首歌和他对残疾青年的关爱和扶持。悲痛中,我为他写了一首诗,权为心香,祭奠这位可敬的老人:

问夕阳,爱有几分?

染遍青山殷殷血,红透河川深深吻。

谁言永别离,拳拳留赤心。

 

问夕阳,情有多真?

托起明月照世间,点燃繁星暖乾坤。

谁言永不归,一一见慈魂。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