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不该模糊的记忆  

2006-12-20 22:05:3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该模糊的记忆

    大约在二十年前,我有了一辆手摇车。终于结束了坐在窗前看风景的日子,我拿着一张大连市交通图就上路了。陌生的路,陌生的人,使我紧张得像初上战场的新兵。最怕见到别人注意的眼神。我把车子摇得飞快,结果在急转弯时翻了车。一位身板结实的老人,帮我扶起了车子,告诉我稳着点,别慌。围观的人很多,我没有谢他就急忙逃出了人群。后面又传来一位大娘的喊声:“姑娘,你的包!”我只好回去面对那些异样的目光。我发现那目光里并没有我害怕见到的讥笑和轻蔑,却有着许多关切和同情。就这样我摇着手摇车走近了人群。

二十年来,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在高坡前几近绝望地挣扎,却忽然感觉车子轻快了起来,不可攀越的山头居然被我风一般地掠过,那是因为背后有了一双援助的手。手摇车能够轻易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当我需要帮助时总能等到一双热情的手。

在这物欲横流的人世间,我得到了如此多的无私帮助,遇见如此多的好人,真是幸运。所以听到有人说世上没有活雷锋时,我总是试图说服他们身边处处有好人,那里有困难那里就会出现好人。这不是我的天真也不是我的固执,如果谁和我一样摇着手摇车在街头走一走,一定会有新的体会。

古人说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可是许多许多值得珍藏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却渐渐模糊了。这使我非常非常愧疚和不安。

我记不起在一二九街,当我的手摇车摇把掉了寸步难行,而上班就要迟到的时候,那位一手抱着生病的孩子一手推着车把我送到单位的大嫂的背影。是因为当她回头向儿童医院走去时,我的眼睛模糊了?

我记不起在工人村那弥漫的风雪里推着我走了一程又一程的老工人那亲切的能溶化冰雪的脸。我跟他在一个坡上告别又在下一个坡下见面,他说不知我是不是要上那个坡,所以就在那里等我,直到我的面前不再有坡。他没有留名,我却发誓要永远记住他。可是时至今日即使是和他对面走过只怕我也认不出来。

还有,在智仁街,在老虎滩,在五五路,在我的手摇车所到的每一个上坡的地方,都曾有过或苍老或稚嫩或粗壮或文弱的手推着我走上高高的山岗。这一双双热情无私的手啊,我怎样才能永留心间? 

我害怕自己成为忘恩负义的人,总是千方百计地询问人家的名字和地址,记在本子上以及随手可及的任何东西上。但还是不行。偶尔见到哪本书里夹着一张纸片,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我会呆呆地想上老半天,我想这一定是很久以前曾经帮过我的人给我留下的,可我把他忘记了。常常有这样的情景:我在路上遇到一个人,他问:“还认识我吗?”我答:“你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帮助过我?真对不起,我认不出你了。”每到这时我总是很难堪,很惭愧。我不是个记性很差的人,可要记住二十多年来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却很难办到。每一个路人都可能推过我的车,或者将要伸出援助之手,需要感激的人太多太多,数都数不清,又怎么可能把他们一个不漏地都记住呢?所以,为了不辜负那些数不清的好人,我要向每一个陌生人真诚地微笑;为了不愧对那些还不起的恩情,我要善待每一个走近自己的人。

最近,我有了摩托车,可以风驰电掣地驶过大街小巷。可是我怀念手摇车,怀念人与人之间真诚的接近。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摇起手摇车上街去走走。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