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淘气的电脑  

2006-12-16 15:26: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淘气的电脑

今年五月,我把它恭恭敬敬地请回了家,虽然它不是出身名门,血统也不纯,是个杂牌组装的兼容机,我还是很尊重它。

我的房子是一室一厅,父亲住室,我住厅。厅是暗厅,不点灯里面总是暗乎乎的。我只好把它放在较为敞亮的厨房里。虽然做饭改在阳台,可水汽还是能飘过来,有人指出这样对电脑不利。我没太在意,觉得做饭时注意一点,把抽油烟机打开,把窗开着就行了。

我和电脑愉快相处了一个多月,那是真正的蜜月,配合默契,情投意合。

它选了一个重要的时刻跟我翻脸。一天网通公司来人给我安装宽带,让我把电脑打开。我打了一遍又一遍,总也打不开。工人布好了线后走了,让我在电脑能用的时候再找他。我这个急呀,赶紧打电话让电脑公司来人看看。在等待来人的时候,我不甘心地一遍遍地起动电脑,不知哪一下碰对了地方,它突然有了活气。我又得忙着打电话让网通公司来人,电脑公司别来人。

从此电脑变得喜怒无常,说不干活就不干活。常常是我有了一个想法,想写一点东西,却怎么也打不开电脑,又不愿意重操纸笔,大好文章,只好星流云散。等我把维修人员找来,它又一切正常。真是气死活人。每次开机,我都得摒住呼吸,直到看见显示屏有亮了,这口气才敢吐出来。终于有一天,维修人员也开不了机了,这才让我送店里修。检查后发现有一只蟑螂钻进了电源。怪不得时好时坏,原来我开机时没去问问蟑螂同不同意。我紧急开展灭蟑运动,杀得蟑螂尸横遍地,无遗类矣。我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以为从此太平无事了。那知道人机较量才刚刚开始。

那天,我想写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在WORD里刚打下"母亲的嫁衣"几个字,电脑突然死机了.重新启动时,我发现电脑自动为我生成了一个《母亲的嫁1》文件,我以为是电脑帮我抢救了文件,那知打开一看都是乱码,就不再理会这种东西了.于是死机一次重写一次,若干次以后,忽然发现文档里多了一排母亲的嫁,序号从1排到10位数.不知者看了会以为俺老娘嫁了这多次呢.不敢怠慢,彻底删除.并且随见随删.清垃圾箱时,满眼皆是母亲的嫁1”,没有嫁2嫁3了,总算还母亲以清白.这篇文章至今没能写成,让电脑搅得晕头转向,思路总是被打断,接不上了.后来又被格式化,没了

正经事没法干,就玩.玩了几天"连连看",又出事了.显示屏调节亮度的菜单,出来就不肯回去,占住舞台中央死活不动窝.玩不成了,那就聊天.在屏幕的边角地带还能露出半个QQ的窗口,凑合聊了几天,憋屈死了.那天发了狠,非要把那个菜单给驱逐出去,我把显示器的按钮狂按一气,有反应了,亮度为零,屏幕上一片混沌.至此,我已经把逆来顺受的美德发挥到了极限,忍无可忍,退无可退,只得找人帮我把显示器送回厂家修了一个星期.

每次请人来修,我都觉得理屈词穷,陪着小心,好像都是我的错.维修人员说是电脑受潮才不正常的,让我给电脑换个地方.我赶紧倒腾出个位置,把它请进厅里.并遵命每天开机四小时以上,以免受潮.此时我已沦为"机奴",晨昏必省,诚惶诚恐,希望电脑不念旧恶,和我重修旧好.可他照死不误,照懒不误,而且发作越来越频繁.我只好又向电脑公司求救.他们来时,我就要演示电脑是怎样死机的,可无论我怎样操作,它却不死了.求救几次之后,维修人员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好像我不是在说电脑的事,而是在喊"狼来了".他们给我做了几次C盘恢复,又给换了主板,换了电源.可往往头一天修了,第二天我就打电话说"又死机了"。我想他们一定烦透了,遇上我这样难缠的主儿,真是没做好梦.我也真不好意思总叫人家来,能凑合就凑合了.

文章不是不可以写。一手打字,一手捏鼠标,随打随存.或者先打在写字板上,再往WORD里粘贴.只是别想文思如潮了。

聊天也越来越困难。能得罪的朋友都得罪了。往往正聊在兴头上,我就不告而别,突然失踪。死机情况往往发生在处理大量文件的时候。在QQ上我最怕有人给我发图,十有八九要坏事。有的人喜欢把自己的文章发给我看,可没等看完就死机了。他等不到回音,一定会以为我不重视他。有人聊着聊着发来一束花,我这里马上乐晕,连个谢谢都不说就没影了。他会以为我傲慢无礼。还有个朋友让我去某论坛去看她写的诗,我哪敢去,一去就回不来了。把她的心都伤透了。我最怕见的词是:晕、昏倒和YES(噎死),这会直接诱发我的电脑癫痫发作。谁和我说这些词,我就和谁说拜拜。结果可想而知,没人理我了。

有朋友问我近来可好,我说叫电脑气得吐血.他说至于吗,一个没生命的东西.我说要是有生命,早被我捶成肉酱了.这一辈子也没受过这么多的气,可怜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因为我已离不开它了,有网瘾了,一日不见如三秋,为伊消得人憔悴。冤家啊冤家!

一天我想用PHOTOSHOP画画,画几笔,死机;画几笔,死机。百试不爽。我绝望至极,欲哭无泪。正郁闷间,忽然心念一转,我失声大笑。这不就是狼吗?那只来去无踪的狼啊!如今可以随叫随到了!我立刻打电话给电脑公司,我让他们看看,狼来了。这次没说的,他们给我好好修了一回。起初换了个大内存,照死不误;用瑞星杀毒,还死;用卡巴斯基杀,还死;最后硬盘全部格式化,给它洗了脑,总算不调皮了。算上这次,我的电脑“四进宫”了,再怎么顽劣也应该改邪归正了吧。

我欢天喜地地把电脑请回家来,马上打开WORD,着手写这篇文章,想把这件事做个了结。可打着打着,光标不动了,我的心忽悠一下提了起来,天爷爷,地奶奶,我的老祖宗哎,你可千万别犯病啊。我把佛祖、真主、上帝分别求了一遍,可没有用,电脑还是长睡不醒。无奈之中,我重启了电脑。我明白了,这家伙劣性难改,怙恶不悛,就是要跟我捣乱到底了。

怎么办,怎么办?还有什么法子可想呢?我上网看看。原来死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网上一片呼救声,惨不忍睹。我心中反而释然了。既然此事经常有,就不必大惊小怪,惶惶不可终日。换个角度想一想,谁的生活都不可能完美无缺,何况我的电脑乎?它能为我做的事还有很多,为什么不去享受那些功能,却只盯住一个毛病要死要活呢?心态一变,看着电脑也不那么可恶了。我对电脑说:“宝贝儿,闹吧,闹吧。我不生气,真的不生气。”

我打开电脑,放上音乐,在写字板里打完了这篇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