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溪一叶舟

纷纷竞逐为阿堵,守拙无计岂固穷?平生幸有得意处,半榻诗书一盏灯。

 
 
 

日志

 
 

妈妈,原谅我  

2006-12-16 15:22: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谅我,妈妈

       

 

母亲去世已经四年了,我一直没能写点什么。母亲活着的时候,我写过一首歌词《妈妈的唠叨》,她看了很不以为然:“我唠叨吗?别糟蹋你妈啦。”以后再没敢写。

我对母亲总是心存敬畏,不太往跟前凑。这是因为小时候我一直跟奶奶。母亲有结核病,怕传染给我,不敢让我太靠近。当街上流行《妈妈的吻》的时候,我曾恬不知耻地问:“妈妈,你吻过我吗?”把母亲问哭了。

母亲死于2002105。前一天的晚上,她看了亚运会中国女子乒乓球队争夺团体冠军的比赛,结果让她很失望,王楠打得不好,冠军丢了。在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坐到了她的床上,要给她捶背,我的小侄子也凑到了床上,争着捶。母亲嫌闹,让我们走开,我就回自己屋了。夜里妈妈发病去世。侄子哭着问我是不是他把奶奶捶死的,我说不是,是叫王楠气死的。

我以为母亲的死是个意外,如果她不是那么夜以继日地看亚运会,不是那么斤斤计较地数金牌,不是那么容易激动,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直到我整理母亲遗物时,发现她收集了很多治疗肺癌的信息,我才觉得母亲的死可能另有原因,但我已无法弄清楚了。我才知道自己疏忽了不该疏忽的事情。

母亲的病程几乎和我的病程一样长,她是抱着我四处治腿累坏的。我从七八岁起就会给母亲打针,每天听着母亲的喘息声咳嗽声习以为常。进入老年后,母亲病情加重,又添了心脏病和糖尿病,常常住院。每次住院她都要安排后事,我们总是不耐烦地打断她:“没那么严重,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每次住院她都能缓解病情,平安回来。所以,她最后一次住院时,我们也没太担心。母亲虽然长年有病,但依然精明能干,把自己的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我们只是听吩咐就行了。

那段时间我忙着挣钱。因为母亲不肯把房子换到楼下,我很生她的气。每天手脚并用地爬楼梯使我怨声载道,觉得母亲不心疼我。其实她也应该住在底层,她早已上不动楼了,所以很少下楼出门。我决心自强自立,自己挣钱买房子,买个一楼的,无障碍的,方便自己出行。为这个目标我已奋斗了多年,成效甚微。这一年我终于攒够钱买了一辆残疾人专用车,有了挣钱的工具。不顾母亲坚决反对,我天天早出晚归,开着摩托满街跑,干得兴高采烈,我觉得买房子越来越有希望了。

以前没有活干的时候,我帮母亲做家务。当我有活干的时候,一切就不管了。为了逃避做早饭,我很早就起来,饿着肚子就往外跑。晚上收工晚,不好意思吃现成饭,就在外面吃了再回家。母亲抱怨我把家当成旅馆了,我仍是我行我素。母亲身体越来越坏,我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母亲非常生气,有一天叫住我说:“今天别出去了,我不舒服,你得在家照顾我。中午给我擀面条吃。”我很不情愿地留下了,心里算计着每天少挣了多少钱。我觉得母亲是在想办法不让我去从事那个危险的职业,阻挠我实现自强自立的计划。

母亲最后一次住院时,我更忙了。我要参加残联组织的一次电脑网页制作比赛,整天坐在电脑前埋头准备。同时又在谈一场荒唐的恋爱。母亲住院从来不让我去探视,我以为她不想让病友知道她有个残疾的女儿,索性就不去。她想吃什么,就让父亲带纸条回来,我照做就是。有一次,母亲要吃鱼丸子,我心不在焉地做了,把糯米粉当作淀粉搅在鱼肉里,做了一锅浑汤。母亲没吃给退了回来。我把剩下的鱼放进冰箱,想等忙过这段时间再给她好好做一顿,后来就忘了。母亲去世后,我在冰箱里发现了这坨鱼,止不住泪流满面。

母亲出院时,我以为还像往常一样,病情好转了,母亲又可以为我们做饭了,我又可以逃出家门追梦去了,每天晚上回来我又能看母亲在窗口守候的身影了。我没太过问母亲的病情,我相信母亲的判断力,什么时候该住院,什么时候该出院,吃什么药,打什么针,她都安排好好的。冷静的理智的母亲,生命力顽强的母亲,不让我们操心的母亲,把我们都掼坏了。

忽然有一天母亲递给我一沓报纸,在房源信息的广告上面画满了圈圈点点。母亲说:“你想买房,现在就买吧。差多少钱,妈妈给你补上。”我大喜过望,马上就去联系找房看房,忙得不亦乐乎。终于在国庆节前,我选中了一处房子,交了定金,等过了“十一”长假,就办过户手续。

母亲天天问我进展情况,让我把那处房子的具体位置和室内布局画给她看。我懒得画,说:“过了节,我带你去看就是了。”我想在屋里安张大床,让母亲到我那里儿住,让她常到户外走走。自由自在的生活就要开始了,我却忽然有一种恐惧,觉得离开母亲,自己独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需要母亲帮我度过这一关。

母亲说:“家里的东西,你需什么就拿去,妈妈不需要了。”憧憬幸福的我没有听出这话里的弦外之音。

我开始留恋这个家。过节的那几天我没出车,乖乖地待在家里做饭。我发现母亲的牙几乎掉光了,很多东西都不能吃。我打算节后就开车带她去镶牙。我发现母亲没有墨水了,她就兑点水凑合用,写出的字迹淡淡的。我准备给她买瓶好的。我发现母亲的衬裤破了,用针线密密地缝着。我应该去给她买件新的。母亲的手表没电了,母亲的梳子缺齿了,母亲的眼镜掉了条腿用胶带缠着……我发现那么多自己应该做却没做的事。

我曾经暗自叹息,因为母亲有病,自己缺失了多少母爱,少享了多少福!可母亲呢,因为这个残疾的女儿,多遭了多少罪,多受了多少委屈!母亲,你在怨恨我吗?为什么不给我时间让我改正呢?

母亲去了,没留下一句话。打开冰箱,看见母亲择好的菜,整整齐齐地放着,母亲洗好的鱼,干干净净地冻着。如果有机会让母亲说说自己的遗嘱,她一定会说她爱我们。我们没给她机会。我们也没给自己机会。我从未对母亲说过我爱她。

安葬母亲时,我把新买的一支灌满墨水的钢笔和刚换好电池铮铮走动的手表放进母亲的骨灰盒。那一刻,从不信神的我,多么希望母亲有灵!

我把母亲的照片,放在新家的案头。我不知道她想我的时候,是否能来看我。她不认识路,她让我画给她看,我没画。

我体会了世上最痛最痛的悔。

妈妈,原谅我。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